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韩张】共赴1

预(废)警(话):
白虎韩x蝰蛇张
张新杰和张佳乐表兄弟设定,喻张肖友情向,除了韩张大概没别的cp了,如果有的话会在前面预警,注意避雷
ooc极了
中间有小刀,但是是HE!
不定期更新,可能周更(哪天灵感来了双更也不是不可能,大概)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paro了,大概是个修真?
咸鱼写文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如果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来!
如果你喜欢的话,麻烦点个红心,不胜感激

某种程度来说这章根本没有老韩的戏份orz这个tag打的我很心虚
♬‧*˚✧♬‧*˚✧♬‧*˚✧♬‧*˚✧♬‧*˚✧♬‧*˚✧♬‧*˚✧♬‧

时值三月,人间正是万物复苏的时节。百花争奇斗艳,嫩草从土壤中探出头来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鸟儿站在刚抽出嫩芽的枝头上欢快地唱着。城里的姑娘们脱去厚重的冬衣,换上了轻便的春服,结伴穿行在大街小巷之中,嬉笑的声音穿过整条弄堂。田间忙碌的身影是正在劳作的人们,天空中掠过黑影,那是北归的候鸟。

张府门前

朱红色的大门虚掩着,门上“张府”两字写的遒劲有力。门前停着一辆马车,马车旁站着一个青年。乌黑的头发整齐地束在脑后,面容稍显稚嫩,尽管年纪不大,但目光笃定,颇有几分少年老成的感觉。青年身穿天蓝白领长袍,长袍背面的花纹是一条盘旋的黑蛇。此人正是妖族张家的本家独子:张新杰。他年仅十六岁却修为过人,十五岁时就确定了下一任家主的地位。
今天是张新杰独自一人启程前往当今世上最大最权威的人神妖三族兼容的学院朝圣学院的日子,家中不少亲朋好友都前来送行。张夫人紧紧攥着张新杰的手不住地嘱咐着:“路上一定万分小心,学院不同家里,要懂礼节,切忌顶撞他人。代我和你爹向你表兄问好,还有,别忘了常写信,别叫娘担心......”张夫人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张父打断了:“新杰是个叫人放心的孩子,再说了,他都十六岁了,你呀,总是瞎操心。学院不还有他表兄照应着。”他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说道:“爹没什么好嘱咐你的,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过年别忘了回家看看。好了,时候也不早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赶,莫要在路上耽搁了,叫外人说咱们不守规矩。”
“是,父亲,孩儿一定谨记您和母亲的嘱托。”张新杰向父母拜了两拜,又转身面向其他亲朋:“谢谢诸位之前对晚辈的照顾和教导,将来晚辈学成之后定当涌泉相报。”再次向众人行了一礼,张新杰登上了马车。
“驾!”车夫一甩鞭子,马车缓缓走了起来。张新杰撩开帘子向家人挥手告别,张夫人看着自己儿子远去的身影,一直压抑着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决堤般流了出来。就连平日里处变不惊的张父,眼眶也变得湿润了。

路途中

坐在马车里的张新杰正手捧一本《论语》读得聚精会神,由于车夫走的是一条人迹罕至的近路,难免有些颠簸。马车的摇晃让他不得不放下书,看向马车外的景色。一成不变的树林看久了也让人心生倦意,粗略地估计了一下到朝圣学院所在的朝圣城还有多少路程后,张新杰开始闭目养神。隐约间马车驶离了崎岖不平的山路,变得稍微平稳了些,和煦的春风溜进了马车,轻抚着少年额前的碎发。

朝圣城城门

“少爷,少爷!咱们到了。”车夫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张新杰睁开眼。背上包袱从马车上下来,正午强烈的阳光让他不得不眯起明黄色的眼睛,他上下打量着面前高耸的城门,大石堆砌而成的主体略显沧桑,写着“朝圣城”三个大字的牌匾高悬于城门之上。城门处两个身穿白虎族长袍的士兵手持长枪面容严肃地站在两侧。“真不愧是神族的领地,连门卫都是白虎一族的弟子。”张新杰如是想着。

“站住!通行证拿出来。”见张新杰走上前来,站在左边的士兵拦住了他的去路。说到这通行证,是百妖之乱之后才出现的物件,每个种族都有属于自己的通行证,以纸和矿石为主。例如神族就是朝圣城特有的黄晶,而蛇妖一族的通行证则是西南山林中的翡翠。士兵仔细检查了张新杰递过来的翡翠,又检查了他的包袱才将他放过去。

朝圣城内

“滇南百花谷的花!泡水入药送亲朋的不二选择!”“自家酿的粮食酒,劲足好喝啊!”“公子,来算一卦测测仕途吧。”今天正好是朝圣城大集,小商小贩的摊子占据了大半个街道,拥挤的人群缓缓地行进着。这热闹的景象不禁让张新杰有些诧异。张家的宅邸隐藏于深山之中,就算是下山采购也都是差遣些家仆下山,张新杰只有每年过年或者中秋的时候会下山逛一逛庙会,放放花灯。这样热闹的集市对张新杰来说新鲜得很,忍不住想多看看。这一看便忘了时间,等他想起来自己还没找到客栈时西边天空已经火红一片了。

客栈

“客官您是用膳还是住店啊?”刚踏入店门,店小二便走上前来。“住一晚,麻烦选间安静些的。”
“好嘞,住店一位!”说完店小二便带着张新杰上了二楼,尽管那些衣冠楚楚的公子哥喝酒划拳的声音充斥着整个一楼,二楼的雅间却安静得很。木门上雕刻着各种花鸟,走廊两头各摆放一盆碧绿的盆栽,张新杰叫不上名字,大概是朝圣城特有的植物。

“咱们到了,您看这间怎么样?”店小二引着张新杰到了走廊深处的一间房,一开门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扑鼻而来,室内布置简单,仅一桌一椅,一张木板床和一盏油灯。“嘿嘿,不麻烦。看您不是本地人,可是来朝圣学院求学的?”这边店小二先开了腔。

“正是。”张新杰应了一声。“一看您就是读书人,那小的就不打扰您了。有什么事您尽管到楼下吩咐便是。”说完店小二便退了出去。

房间

待店小二关上门,张新杰“大”字型躺在床上,今天又是赶路又是赶集的着实有些乏了。正当他准备洗漱更衣的时候,窗外的街道一阵喧哗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把头探出窗外,只见两个少年手持长剑站在一边,身后站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姑娘,地上躺着一个身穿华服的富家子弟,几个家丁正上前搀扶他。

“这两人倒是有些面熟......”当两人背过身离开时,张新杰看到了他们衣服上的家纹。“南海海妖族长子喻文州和江城白鹳一族肖时钦?前几年的百族宴倒是见过一次,想必他们也是来朝圣学院求学的,明天到了学院再去打声招呼吧。”这般想着,张新杰换好衣服洗漱完毕钻进了被子。窗外夜幕悄然降临,一轮圆月缓缓爬上天空,清冷的月光倾泻而下照亮了城中的青石板路。打更人敲着锣在路上慢慢走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亥时整——。”

这边张新杰早已进入梦乡,他梦见自己站在朝圣城城门外,一只白虎踱着步走出来,一双明亮的兽瞳直勾勾地盯着他,让他不寒而栗。他想要逃跑,双腿却灌了铅似的无法移动。正当他心想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那步步逼近的白虎走过来在张新杰身边伏下身子,张开嘴打了个哈欠,竟是在张新杰身边睡着了。张新杰正觉奇怪,自己却从忽然这怪异的梦境中苏醒过来。外面早已不见明月的影子,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亮了整间屋子。

tbc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