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韩张】共赴5

预警:
白虎韩x蝰蛇张
除韩张外无其他cp,喻张肖友情向,双张兄弟设定
新人咸鱼写文,文笔不好还请多多包涵
ooc,但正努力朝着还原人物的方向努力
中间有小刀,最后是he
连作者本人都不知道什么的paro,可能是个修真
不定期更新,我可能需要一个人来鞭策我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谢谢你的喜欢!
本期出场人物:李轩,张佳乐和韩文清以及酱油喻肖二人组+活在别人话里的老叶
♬‧*˚✧♬‧*˚✧♬‧*˚✧♬‧*˚✧♬‧*˚✧♬‧*˚✧♬‧*˚✧♬‧*˚✧♬
5
朝圣学院食堂

五人边走边聊,总算是晃悠到了食堂门口。食堂是一栋二层小楼,外层并无太多修饰,牌匾上书一“食”字,此时楼内已是灯火通明,在夜幕的映衬下十分显眼。走进后阵阵饭香从楼内飘出,嘈杂的人声在安静的夜里格外突兀。“新生在食堂倒是不用身份证明,等到明天下午拿到学员证以后都要凭证入内了。还有很多地方都需要学员证,这个指南上也都有。晚上回去好看看吧。”说罢,张佳乐带着众人进到食堂里面。

食堂一楼中央摆放着五六张大桌子,四周是取菜的窗口。二楼则是四人或两人的小桌,与一楼相比更安静些,此时已经坐满了人。食堂内部装潢看似简单,实则处处暗藏玄机。看似普通的木桌实则是用上乘的红木制成的,二楼每张桌子上都摆着一盏做工精美的油灯,支撑房子整体的柱子被漆成火红色,上面还绘着众仙云集开怀畅饮的场景。张佳乐给门卫看过学员证后,带着四人去打饭的窗口。“为了满足来自五湖四海的学生,学院食堂聘请了各地著名的厨师,以达到符合所有人的口味,每个周的菜谱还会根据学生投票更换。”李轩捧着指南感叹道:“不愧是神族啊,就是气派。”

“他们总爱搞这些所谓'平等对待'的事,既然他们乐此不疲,我们也就受用着呗。”这边张佳乐端了碗米粉,继续说道:“李轩快别磨磨蹭蹭的了,新杰都坐下准备吃饭了。”李轩一转头,只见张新杰三人早就取好饭坐下了,他连忙快步走到窗口打了饭匆匆坐下。食堂里充斥着学生们谈天说地的交谈声,这让一直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家规的张新杰颇有些不自在。张佳乐看到自家弟弟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小声对他说:“其实我第一次来也不太习惯,今天就先委屈你了。明天咱们早点来去二楼。”张新杰点了点头,努力让自己适应这嘈杂的环境。

“嘿,你们知不知道朝圣学院最有名最传奇的人物是谁啊?”坐在张新杰旁边的一人正和自己的同伴高谈阔论着。另一人问道:“谁啊谁啊?”

“嘿,这你都不知道!”那人顿了顿说道:“当然是当朝丞相,皇帝身边的红人叶秋叶大人了!身为人族却天赋异禀,十六岁入学,十八岁提前毕业,科举中进士后,在官场更是如鱼得水,三年就站稳了脚跟。修为更是能与一些天生神力的神族抗衡,据说连如今霸图院的韩文清和他交手时也险些失手......”这人还想继续说下去,一扭头只见韩文清“黑着脸”正盯着他,那人吓得脸色煞白,连忙收拾好餐具灰溜溜地跑走了。

“哈哈哈哈哈,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放肆地提起叶秋,还是在你出现的时候。”张佳乐边笑边站起身,对韩文清说道:“行了,别摆着张臭脸了。谁不知道叶秋他是自己申请退学参加科举的,你对一个新生这么认真做什么?”说罢又转头对周围围观的学生说:“好了好了,诸位,热闹也看够了,再不吃这饭可都凉了。”

见围观的人都低头对付自己碗里的饭,张佳乐拉着韩文清坐下,几个晚辈连忙站起身说到:“见过韩前辈。”韩文清微微点头,示意他们坐下。张佳乐紧接着问道:“今天老林没来吃饭?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林敬言的暗器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吃完饭他就回宿舍了。我刚才和族里人说了会家里的事,刚过来就听到有人在胡言乱语。”说着,韩文清又向门口望了一眼。“唉,你怎么这么容易上火呢?哪家姑娘能受得了你这脾气。”张佳乐调侃道。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快回宿舍吧,你们明天别忘了去广场参加入学仪式。”韩文清没有接张佳乐的话,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张佳乐摇了摇头,端起碗对众人说:“我们也走吧,回去洗洗涮涮也该睡觉了,明天还得听那些老前辈讲大道理呢。”

途中

“乐哥,关于叶秋的传闻,到底哪一个是真的?”回宿舍的途中,李轩凑到张佳乐身边八卦道:“嘿,没想到你这小子变得这么八卦了。不过叶秋确实是百年难遇的奇才,按理说人族修为到我们妖族的四分之三就很不错了,他却能和老韩打个平手。而且他这个人心思缜密,官场的黑暗人尽皆知,他这个初生的牛犊再不怕虎也要考虑到宫中那些老油条的威力,但是才三年他就爬到丞相的位置,还把周围的大小官员全部培养成自己的心腹,还能让皇帝对他不起疑心,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一个普通的人族能做到的吗?不少奇怪的传闻都因为这个才被人们编出来的。其实他根本不是什么提前毕业,而是自己选择回乡参加科举。既然他意已决,学院也不好意思拦着,只能放他回家了,提前毕业也只不过是那些人知道他现在在宫里的作为后给他安上了这么个所谓传奇的背景罢了。如果真的能提前毕业,我们这些去过边塞立过功的早就毕业去参军戍边当将军去了,哪里还用窝在这里。”

张佳乐说完,喻文州他们也正好走到宿舍门口,众人道别后纷纷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张新杰洗漱完毕后坐在桌前给家里写信,李轩躺在床上看着指南。“李轩你不给家里写封信吗?”张新杰写完后将信封好,准备明天上完课去驿站寄出去。“不着急,我妈说她和我爹最近要去南边参加木族的集会,家里没人收信,让我过一个月之后再写。”

“原来如此,那我就熄灯了。你也早些睡,晚安。”张新杰将油灯吹灭,钻进了被窝,闭上了双眼。窗外是深邃的夜幕,一轮明月挂于天际。偶有微风掠过,摇曳了新生的嫩叶。

第二天清晨,张新杰准时醒来,看到窗外树枝上新生的枝芽,心情也变得更愉悦了。叫醒李轩后两人一起洗漱完毕,按照昨天的计划向广场进发。

朝圣广场

阵阵春风袭来,既没有夏风的闷热,也没有北风的凛冽,和着花香温柔地拂过面颊。两人抵达广场时广场并没有什么人,两人便顺着广场把周围的环境熟悉了一遍。广场周边是许多店铺,有寄信的驿站,订制衣服的裁缝铺等等星罗棋布,张新杰趁着这个时候把信寄了出去。等到二人回到广场,已经有不少人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数也渐渐多了起来。不到辰时,前来参加入学仪式的学生就占据了广场的三分之一。

辰时一到,广场中央的台子上突然出现了一位白发老者,他身穿白色长袍,腰间配一把长剑,红色的穗子缀于其上。此人正是白虎族的族长,朝圣学院现任院长。“欢迎诸位来到朝圣学院。”浑厚的声音穿透力极强,再经过法术的处理,整个广场都能清晰地听到,林中受惊的鸟儿纷纷拍打着翅膀飞向远方。
tbc
♬‧*˚✧♬‧*˚✧♬‧*˚✧♬‧*˚✧♬‧*˚✧♬‧*˚✧♬‧*˚✧♬‧*˚✧♬
我可能,是个傻子,现在才想起来上周没有更新○| ̄|_
后天补上一篇!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