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韩张】共赴7

预警:
白虎韩x蝰蛇张
除韩张外无其他cp,喻张肖友情向,双张兄弟设定
新人咸鱼写文,文笔不好还请多多包涵
ooc,但正努力朝着还原人物的方向努力
中间有小刀,最后是he
连作者本人都不知道什么的paro,可能是个修真
不定期更新,我可能需要一个人来鞭策我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谢谢你的喜欢!
本期出场人物:张佳乐,林敬言,韩文清
♬‧*˚✧♬‧*˚✧♬‧*˚✧♬‧*˚✧♬‧*˚✧♬‧*˚✧♬‧*˚✧♬‧*˚✧♬
7

“林前辈下午好。”张新杰向林敬言行了一礼。“张新杰初来乍到,我带他到霸图附近转转熟悉一下环境。你暗器研究的如何了?”韩文清问道。

“进展缓慢啊。”林敬言叹道:“这图纸本就是那位精通机械的前辈留下的,我当初也只是给他打打下手而已。他的思路和我有很大不同,研究进行到这个地步也无法推翻重来了,我也很是纠结啊。”听到机械,张新杰不由得想起之前和喻文州聊天时听他说肖时钦精通机械制作,最近正在研究适合妖族使用的机关,便对林敬言说:“林前辈,晚辈有一位精通机械制作的熟人,他名叫肖时钦,前辈可以找他商谈一番,或许会有新的想法。”

“肖时钦?”林敬言若有所思,答道:“我倒是听说过江城肖家人皆通晓机关制作。不过他应该是新生吧,待你们入学考考完后我再去叨扰吧。”他顿了顿,继续说:“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训练了。”

回去的路上,张新杰问韩文清:“韩前辈,指南上并没有关于入学考的信息,这到底是......”

“过去几年许多家族的纨绔子弟仗着自己有钱有势,贿赂选拔官违规进入学院,导致学院风气一度遭到破坏,为此学院为新生设置了入学考,考试不过关的都要被开除回家。你们的指南都是好几年前剩下的的旧版,学院一直没有印制新的指南,所以才没有入学考的介绍。”韩文清答道。“一个星期之后所有的新生都要接受测试,分为笔试和对战测试。笔试和人族科举有些类似,都是些诗词歌赋,四书五经类的。对战测试就是抽签分组两两对战,谁先掉下擂台或体力不支无法继续比试就输了。”听罢韩文清的介绍,张新杰的心就像压了块千钧巨石。他倒是不惧什么笔试,但是体力作战方面一直都是他的短板。他自小喜欢窝在书房里看书,最喜欢的“运动”就是去山上的药田里照顾草药。每当家里其他孩子跑出去满山乱窜时,他总是待在屋子里不出去。虽然家里长辈总夸奖他坐得住,但是他最清楚,他只是不爱动而已。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渐渐意识到运动的重要性,尽管这几年每天都去山上锻炼,但体力还是很不过关。一想到测试失败就会被赶回家,他的眉头便紧蹙在一起。

“我听张佳乐说了,你体力一直是个大问题。这个星期你多锻炼锻炼,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你也别有太大压力,对战测试的成绩是按照你的表现打分的,胜之不武的人学院也不会承认他的成绩的。”一旁的林敬言看他面露难色,安慰他道。正巧,三人已经回到了操场。张佳乐和其他学员已经在操场集合完毕,看到他们三个,张佳乐赶紧跑过来。

“诶呦,张佳乐,没看出来,你还会关心别人啊?”看到张佳乐一脸紧张的神色,林敬言戏谑地说道。“你可省省吧,老林。新杰是我弟,我不关心他谁关心他?我平时那是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让你们看到乐爷我的英姿。”张佳乐回嘴道。

“哥,刚才时候还早,我就和韩前辈一起熟悉了一下这周围的环境,正好遇到林前辈,我们就一起回来了。”张新杰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还是抓紧去训练吧。”

霸图的训练同张佳乐说的一样严苛至极,先是由韩文清带着大家绕着操场跑圈。前几圈张新杰还能游刃有余地跟下来,从第五圈开始他就开始有些掉队了,第六圈最后时幸亏有张佳乐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不然他的第一次训练就要以摔个人仰马翻结束了。跑在最前面的韩文清招呼学员们停下,跑来查看张新杰的情况。“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还不太适应。”虽然张新杰很努力地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缓,但是通红的面色和上气不接下气的话语已经显出他急需休整一段时间。“好了,跑步训练就先到这里吧。林敬言,你先带其他人去练拳。”说完,他和张佳乐把张新杰搀到一旁的座位上。韩文清轻声说:“你先在这里坐一会,我去给你倒杯水。”

“麻烦前辈了。”张新杰这时气息已经调和的差不多了,待韩文清转身去屋里时,张新杰对张佳乐说:“对不起,哥。我给你丢人了。”

“嘿,这有啥丢人的。他们天天都玩了命地跑,你能跟到第六圈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了,以后路还长着呢,你肯定没问题的。”张佳乐递给他一块手帕,他知道自家弟弟喜欢钻牛角尖,固执得很,出了事总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接下来的练习就没那么艰难了,韩文清带着大家练拳,张新杰站在一边有模有样地学着,几套打下来也记住了个大概。大约未时一刻,韩文清招呼大家停止训练。“巡山队下午值班的,跟我去巡逻,没有任务的回楼里。一个半时辰后就可以离开吃饭去了。解散!”说罢,韩文清带着几个巡山队的队员离开了。林敬言急匆匆地跑进楼里研究他的新暗器去了,没有任务的张佳乐带着张新杰也紧跟着进了楼。

霸图楼

楼内装潢简洁,一层的小楼被分割成五个房间。大厅中央悬挂一块写着“霸图”二字的牌匾,墙上还有一副绘有猛虎下山情形的画作。张新杰和张佳乐进了间没有人的房间,里面有一张红木桌子,一盏油灯,四把椅子。桌子上文房四宝齐全,书架上还摆着几本拳谱和经书。南面开一小窗,阳光斜射入房内,撒下一片光影。

“怎么样新杰,咱们霸图条件不错吧。除了体能训练累点,其他条件都比别的院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呢。有楼有林子,还能种草种花。”张佳乐掏出一张卡片,说道:“喏,这是你的学员证,可千万收好了,以后有的是用的到它的地方。”张新杰把证件放进自己的布包里,又从里面拿出指南问张佳乐关于入学考的事,张佳乐一五一十地回答他,兄弟俩一说一记,时间也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突然一个学员敲门进来说:“乐哥,咱去吃饭吧!今天食堂有包子呢。”张佳乐这才意识到太阳快要落山了,虽然霸图离食堂不远,但是早出发就不用排队。张佳乐站起身说道:“走!今天乐哥我要做第一个进食堂的人!”

食堂

一路上众人并没有走得很快,也许是照顾体力欠佳的张新杰。待张佳乐大摇大摆地走进食堂时,里面已经坐着一个人了。那人抬头,冲张佳乐笑了笑,说:“哟二乐,今天还是第二啊。”张佳乐看到他一脸“欠揍”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匆忙从窗口拿了几个包子就冲了过去:“林敬言!你再这么叫我,我就要让你知道你乐哥我拳头的滋味!”说张佳乐是学院一大传奇人物,不仅是因为他在制毒草药方面天赋异禀,还有他“千年老二”的佳话。据说当年入学考的时候张佳乐表现出色,所有人都认为他会是那一届的第一。结果他和另一名神族的学生得到了同样的分数,却因为名字是三个字成了第二名。从那之后,每一次测试他都是第二,学院有这样一句话:“流水的第一名,铁打的张二乐”。“二乐”的名号也就这么传开了,张佳乐本人十分排斥这个名字,只要有人提到这两个字他就会炸毛。

虽然是这么说,张佳乐还是“安分”地坐下来好好地吃饭,毕竟对于他来说世间唯有美食不可辜负。这边其他学员也拿好饭入座,张新杰依旧遵守着食不言的准则。其他人不知道他的习惯,还以为他还没和大家熟悉,不好意思说话,有一个学员主动找他搭话:“诶,新杰,你知不知道你哥第一次来食堂发生的事?”其他人会意后开始狂笑,张佳乐脸一黑,说道:“行行行,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你们和蔼可亲的乐哥的吗?我在新杰眼里高大伟岸的形象早晚要被你们败个干净。”说话的那人回道:“哈哈哈乐哥,这事我们今天不说,早晚新杰小兄弟也得知道。”说完,那人边开始讲述张佳乐初到学院的“事迹”。

“当初刚考完入学考,乐哥到食堂吃晚饭。因为他对战测试的时候表现得异常出彩,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有个花妖打赢了一个神族体修,所以他一进来就吸引了无数眼球。等他拿完饭坐下后,坐他旁边的就问他是不是张佳乐。乐哥回了句:'是啊'就继续吃饭了,他就开始用很惊恐的眼神看着他,乐哥就问他怎么了。你猜他说啥?”张新杰出于礼貌摇了摇头,那人先是憋了一会,继续说:“他问乐哥:'你们花妖不是只喝露水的吗?怎么还吃饭啊?'”说完一群人开始大笑,引得周围吃饭的其他人都向这边看。“哈哈哈哈哈哈,最关键的是,诶呦哈哈哈哈哈,那家伙说的还很大声,当时坐在那一片的人都听见了。乐哥当时就毛了,站起来喊:'你才喝露水!你全家都喝!喝露水的那是仙女,你乐爷我是纯爷们!'”那人说的声情并茂,模仿的动作到位,周围所有人都大笑不止,整个食堂都充斥着他们的笑声。张新杰听到这里也忍不住笑出了声,看着自家兄长比锅底还黑的脸,顿时觉得更好笑了。

“笑什么呢,没进屋就听见你们的声音了。”众人笑得正欢,突然看到韩文清那张“钱包脸”,大家都吓得不轻。“韩队......也没啥哈哈,我们给新杰讲乐哥的事呢。”

“都过去多久了,你们还真是乐此不疲。”韩文清入座后,转过身问张新杰:“虽然现在问这个可能有点早,不过早问你也好早做准备。每年新开学我们巡山队都会招人,今年毕业走了很多巡山队的前辈,队里还是挺需要人手的。当然,你可以再考虑考虑,考完入学考之后再告诉我也不迟。”他顿了顿,继续说:“当然,加入巡山队也是需要测试的。”

韩文清说完就转过身去吃饭了,张新杰对着已经空空如也的盘子发呆。巡山队招人的事情今天下午他就知道了,但是鉴于自己今天跑圈时的表现,他实在是没有把握韩文清会允许自己加入。不过他早有打算,等张佳乐招呼他回宿舍时,他端起盘子走到韩文清旁边说:“韩前辈,虽然这有些唐突,但是我希望您能答应我的请求。”

“明天开始,您能陪我一起晨跑吗?”

tbc
♬‧*˚✧♬‧*˚✧♬‧*˚✧♬‧*˚✧♬
“优秀”的我又更新了(不要脸地求一波红心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