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韩张】共赴8

预警:
白虎韩x蝰蛇张
除韩张外无其他cp,喻张肖友情向,双张兄弟设定
新人咸鱼写文,文笔不好还请多多包涵
ooc,但正努力朝着还原人物的方向努力
中间有小刀,最后是he
连作者本人都不知道什么的paro,可能是个修真
不定期更新,我可能需要一个人来鞭策我(我真的不是失踪了我只是拖延症犯了)
今天开始日更!坚持到初六!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谢谢你的喜欢!
本期出场人物:李轩,林敬言,一句话王杰希
祝大家除夕快乐!新年新气象(´▽`)
♬‧*˚✧♬‧*˚✧♬‧*˚✧♬‧*˚✧♬‧*˚✧♬‧*˚✧♬‧*˚✧♬‧*˚✧♬

第二天清晨,韩文清起了个大早。一想到昨天晚上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张新杰的请求一事他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虽说昨天爽快地答应了,但是要真让他陪别人晨练什么的,确实是有些强人所难了。一开始他也有些犹豫,但一看到张新杰那双清澈的眸子,他却又拉不下脸拒绝。一切准备妥当后韩文清走出宿舍,发现张新杰穿着便服正站在门外。春意悄然爬上了门口的杨树,一夜之间那嫩绿的芽一个个都绽开了笑颜,变成了一片片幼嫩的小叶子。春风拂过,少年的长发被吹起,明黄色的眸子无比澄澈,唇角微抿,剪裁得当的衣服勾勒出少年的身段。之前韩文清总觉得不论是人族还是妖族,就算是再被世人称道的美人身上也多少有那么一星半点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张新杰的出现让他第一次对自己看人的评价产生了怀疑,虽然这其中有张佳乐给他灌输的“主观臆断”,但张新杰身上那浑然天成的诚挚和从骨子里流露出的严谨认真却是无法改变的。见韩文清从院里出来,张新杰连忙上前说道:“韩前辈,早上好。”

方前还一脸严肃的少年此时嘴角微微上扬,身上若有若无的檀香味钻入韩文清的鼻腔。“嗯。”韩文清闷闷地回了一声,“那我们从这里开始,先绕着宿舍区跑一圈,循序渐进的进行。”张新杰点头称是,两人以天区三排壹号为起点开始慢跑。

刚开始,两人沉默得很,张新杰只顾着调整呼吸,韩文清想找些话题又怕张新杰分心消耗体力。尚未到起床的时间,宿舍区甚是寂静,只有天上掠过的飞鸟发出几声啼叫,这倒衬得二人的脚步声分外清晰。半圈过去,韩文清倒依旧游刃有余,张新杰却已是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宿舍区几乎占据了整片山峰,单最小的人区就有至少一百亩,更不必说范围更大的天区和地区了。韩文清见张新杰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便放慢了脚步。

张新杰感激地看了韩文清一眼,剩下的路程跑得颇为顺心,也不知是因为突然刮起的暖风吹散了身体上的疲惫还是其他。一圈跑完,韩文清停下脚步对张新杰说:“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表现不错。回去换身衣服去上课吧。”张新杰正欲离开,韩文清又叫住他说:“那个,你应该也听说了,巡山队正准备招收新队员。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明天告诉我。”

“也就是说,你今天早上和那个脸上写着'生人勿近'的韩前辈一块晨跑,他还邀请你加入巡山队?”上午的课结束后张新杰同李轩一起去食堂吃午饭,路上李轩问张新杰早上干什么去了,张新杰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嗯,其实韩前辈并没有传闻中那么难相处,我想他只是不太擅长表达所以才摆出那副表情吧。关于巡山队......”张新杰顿了顿,说:“我还没有想好,不过加入对我而言也没有坏处。”

“其实除了巡山队还有很多选择啊。”李轩说道。“开学考一个星期后学院所有的学生团体都开始招募了,你不是精通医术吗,加入王杰希前辈组织的中草堂学医多好,还能经常下山。”李轩伸了伸懒腰,继续说:“不过最后还是要靠你自己定夺了,我也就是提个建议。进学院之前我就想好啦,我们虚空院有专门负责驱鬼的分部,每周不仅可以下山一次,完成任务还能拿不少报酬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刚到食堂,只见门口人山人海,把整栋楼围了个水泄不通。“我的天,今天这是怎么了?”李轩踮起脚尖想看个究竟,无奈人实在是太多,根本看不清楚。无果后他从怀里拿出张符纸,念了句口诀,一只若隐若现的小鬼从地里钻出来。“去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李轩命令一下,那只小鬼摇摇晃晃地穿过了面前的人群。

“你的御鬼术越来越熟练了啊,李轩。”张新杰看着那只行动自如的小鬼,不禁想起来还没搬家的时候李轩拉着他说要表演什么御鬼,结果待李轩一通“作法”后召唤出的小鬼根本不听他使唤,表演没成,那小鬼倒是打碎了李家主最喜爱的两个花瓶还差点把李家的房子烧个一干二净。

“那是当然!轩哥这几年以来的修行可不是在吃白饭的。”说着,那只小鬼跑了过来,跳上李轩的肩头说了些什么,李轩听罢微微一笑,用随身带着的小刀在手指上划了道口子,把血液抹在那小鬼的头上,那小鬼手舞足蹈了一会,似乎做了个抱拳的手势便消失了。

看张新杰一脸不解的神情“我们这叫互利共赢,既然找了人家帮忙,不给人家报酬怎么行?”李轩把指头放在嘴里含了一会,打趣道:“没想到啊新杰,你居然在担心我,我好感动啊。”

“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血,你不要自作多情。所以到底怎么了?”张新杰还嘴道。

“嘿嘿,简单来说就是里面有个家伙不知好歹地招惹了韩前辈,正在被教训呢。这群人都是看热闹的,我估计马上就该散了。”正说着,从食堂里面钻出一个惊慌失色的人,只见他两股战战,面色苍白,结结巴巴地说着:“韩,韩前辈,对对对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说完就跑走了,张新杰一看,正是昨天晚上给别人讲述韩文清和叶修“精彩往事”的人。“看什么看,吃饱了撑的吗!”从里面传来韩文清的声音,那气势吓得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众人立马作鸟兽散了。

“我们快进去吧。”张新杰拉着李轩进了食堂,只见韩文清正怒目圆睁,一脸怒气地站着,一旁的张佳乐和林敬言一个快要把脸埋进面碗里,另一个则托着腮像是看好戏似的。韩文清深呼吸了几口,总算是平静下来了,结果坐下后窝着一肚子的气却是怎么也吃不下。

张新杰见韩文清面色不佳,也没有上前打扰,和李轩寻了另一处座位坐下了。

“唉韩队,你这暴脾气真得改改,那种人你搭理他作甚,不是坏了一天的好心情?你看看,你把人家新杰都吓跑了。”林敬言转过头对韩文清说。

韩文清这才看到在远处的张新杰,想到刚才自己失态的表现,脑袋里乱糟糟的,竟浮现出今天早上张新杰那一抹淡淡的笑。本就烦躁的心情似乎更乱了,他胡乱吃了两口饭,对张佳乐两人说:“我先回去了。”便离开了。

霸图院

下午的训练一帆风顺,并没有出现昨天那样的意外。今天张新杰和其他队员一块练拳时,姿势已是有模有样。常规训练结束后,韩文清准备带着队员去巡逻,张新杰见状急忙跑过去:

“韩前辈,晚辈有一样东西想送给您。”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