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韩张】共赴11

预警:
白虎韩x蝰蛇张
除韩张外无其他cp,喻张肖友情向,双张兄弟设定
新人咸鱼写文,文笔不好还请多多包涵
ooc,但正努力朝着还原人物的方向努力
中间有小刀,最后是he
连作者本人都不知道什么的paro,可能是个修真
不定期更新,我可能需要一个人来鞭策我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谢谢你的喜欢!
本期出场人物:李轩,喻文州,肖时钦和张佳乐,韩文清,林敬言
PS:今天出去玩了一整天回到家又蹲在电视机前看了两部电影结果把更新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土下座)成龙大哥真的巨帅无比了。顺便给大家安利一下我演艺圈的男神黄轩(´▽`)他超可爱的√
我爱中央六
♬‧*˚✧♬‧*˚✧♬‧*˚✧♬‧*˚✧♬‧*˚✧♬‧*˚✧♬‧*˚✧♬‧*˚✧♬
11

等待成绩的一周显得格外漫长,不过为这枯燥而又焦急的一周增添色彩的是学院里立起的大大小小的宣传牌,大到巡山队,中草堂这样大的学生团体,小到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聊天喝茶的小团体都在学院里做起了宣传,甚至还有学生在其他学生上学吃饭的必经之路分发传单。一周间张新杰和李轩被硬塞到手中的传单数不胜数,最终不是被李轩拿来折了纸鹤,就是被张新杰拿去练字点灯了。三月中旬,春雨光顾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淅淅沥沥的雨丝打在绿叶与花朵上,演奏出一曲又一曲美妙的乐章。张新杰和韩文清一起晨练的事也因此受到了影响,每当外面飘起细如牛毛的雨丝,张新杰总会站在窗边凝视着窗外朦胧的景色。

“新杰,你快再睡会吧,那雨有什么好看的?你难道还能顶着雨跑哇。”一天早上张新杰又站在窗边看雨,一旁的李轩见他和着了魔似的,实在是忍不住说了几句,然而张新杰这股倔脾气就是十个李轩也劝不动,见张新杰没什么反应,李轩摇了摇头裹紧了被子继续和周公谈话去了。

一周的煎熬后,开学考的成绩终于公布了。张新杰笔试成绩出色,名列前茅,本以为不理想的实战成绩也达到了中上游的水平,一平均下来总成绩也排在前十五名,这让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李轩笔试成绩较张新杰相比略有差距,但实战成绩比张新杰更高,两人总成绩倒是十分接近,倒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这天上午静心阁的课结束时,先生告诉大家今天下午就可以去广场选择自己心仪的队伍加入了,而且下午的分院练习也取消了,这一消息引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朝圣广场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朝圣学院最大的学生团体,熟悉整个学院的捷径,巡山队你的不二选择!”刚走到广场,就见到张佳乐在那里卖命的喊着,一面黑红相间旗帜正迎风飘扬。今天老天爷也意外的很给面子,一整天都是晴朗的天气,下午阳光正好,万里无云的天空深邃不可探测。“哟,巡山队这阵势可真是大啊,不愧是整个学院最大的学生自治组织。新杰,我先走啦,晚上一块吃饭啊!”说完李轩就一路小跑地跑远了,张新杰走到巡山队的摊子处,张佳乐见自家弟弟到了,连忙上前说道,“嘿新杰!可算来啦,不准备帮我们找几个新人吗?”张新杰看到桌子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名单,说道:“这数量,几乎是整个新生的一半了吧,哪里还需要动用我那微不足道的人际关系?”

“诶,新杰这你就说错啦。”一旁磨墨的林敬言说道:“这里报上名的人,有三分之二要被咱们韩大队长给'退'回去呢,毕竟好多人都是看重咱们巡山队给的报酬多,还是学院数一数二的队伍,就总想着挂上个名号去学院里耀武扬威呢,咱们韩队眼里哪容得下这些沙子?是不是啊,韩队?”

“哼,你少说句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韩文清把宣传用的木板插好后递给张新杰一支毛笔,说:“不过你的成绩我们有目共睹,测试什么就免了,签个名字吧,明天早上晨练的时候我给你执勤表。”

“谢谢韩前辈。”张新杰接过笔,在纸上签下名字后把笔放下。一转身却见喻文州和肖时钦冲他招手。

“好久不见啊,喻公子,肖公子。”张新杰跑上前,问道:“二位可选好要加入的组织了?那个,如果还没选好的话,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巡山队?”

“哈哈,张公子不必拘谨。不过我们已经决定要加入朋友组建的队伍了,可能要叫你失望了。”喻文州指了指不远处一块蓝色的招牌,一个穿着蓝雨院训练服的少年正站在桌子上滔滔不绝地讲着什么,语速之快叫人实在听不清他到底在讲些什么。

“原来如此,那在下就不打扰二位了。”张新杰向两人行了一礼,走回了巡山队的摊位。张佳乐见他没把那两人带回来,气得直跺脚:“诶呦我的傻弟弟!怎么到嘴的鸭子让你给放跑了?!”

“人家早就选好了,我总不能强人所难吧。”张新杰看到宣传板上粘着的纸上只写了两个大字:“招人”,墨迹尚未干透,想必是出自韩文清之手的刚完成的大作,字迹遒劲有力,颇有大家风范。倒是很有韩前辈的风格,张新杰如是想着。

“诶新杰,你快帮老韩改改这块招牌,我劝了他好几次了他都不听的。你说这什么条件都不加,不是都把那些滥竽充数的家伙招进来了,到最后不还是得由我们再挑一遍?你说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就不懂呢?”张佳乐边分发宣传单边发着牢骚。

“成绩好的也不一定就有责任心,能坚守队里的规矩。你看对面那个张牙舞爪的话痨,成绩倒是这次开学考的前十,把他招进来岂不是要掀了霸图院的屋顶?成绩差也不代表各项能力都差,你总不能以偏概全吧。”一旁的韩文清还嘴道。

“你们俩别吵了,新杰,要不你先试着改改,万一真的节省了咱们的工作量不也是好事一桩?再说了,咱们巡山队的队员大部分都是老队员,而且今年毕业的也很少,实在不行来年再改也不是不可以啊。”说着,林敬言把纸笔递给了张新杰。

“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张新杰就坐在凳子上开始奋笔疾书。

“今巡山队招募天下有志之士,凡有志在学院作出一番大作为且富有责任感者皆可前来报名。本队诚招队员,待遇优厚,望诸位也莫忘初衷,静待佳音。啧啧啧,一看就知道是我家新杰写的,这字也好看,可是这里这么大片空白又是做什么的?”

“我觉得,韩前辈的字更能凸显出咱们巡山队是一支劲旅,绝非等闲之辈虚度光阴之地。所以这'招人'二字万万不可抹去,麻烦韩前辈在这里题字了。”说完,张新杰把手中的毛笔递给了韩文清。

韩文清接过笔,笔杆上还残留着张新杰的体温。他紧握着笔,却和那刚学会写字的孩童似的,半晌才写完两个字,张佳乐摇了摇头,咂了咂嘴后把原来那张纸撕掉,又用浆糊牢牢地把新写的宣传语粘上。

夕阳逐渐西沉了,广场上游荡的人也寥寥无几,大家也都收拾好各家的摊位纷纷离开了。前往食堂的路上,韩文清一直搂着那块板子,心想都怪张佳乐,把那纸糊得这么牢靠,撕都撕不下来,他只得把这块板子带回宿舍去了。

“那个,新杰。”快到食堂时,韩文清叫住了张新杰,张新杰停下脚步问道:“韩前辈,有什么事吗?”

突然间起风了,前几日被雨水打落的花瓣被这阵突如其来的风吹了起来,风儿携着残余的一丝花香,吹起了少年额前的碎发。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韩文清挠了挠头,一路上他想了许多措辞,可一和张新杰说话,脑袋里就一片空白,什么也记不得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都是我应该做的,韩前辈不必如此客气。我们也快些走吧,别让他们等急了。”少年的身影被拉成一道长长的影子,远处的灯火照亮了一小块天地,似乎也照亮了某个人的心。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