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韩张】共赴13

预警:
白虎韩x蝰蛇张
除韩张外无其他cp,喻张肖友情向,双张兄弟设定
新人咸鱼写文,文笔不好还请多多包涵
ooc,但正努力朝着还原人物的方向努力
中间有小刀,最后是he
连作者本人都不知道什么的paro,可能是个修真
不定期更新,我可能需要一个人来鞭策我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谢谢你的喜欢!
前篇请订阅“共赴”tag或进我个人主页(里面除了共赴也没别的了XD)搞超链接这种事,再等等吧orz(其实是因为我不会)
本期出场人物:李轩,张佳乐,韩文清,林敬言
PS:拙劣的一篇短打,早发是因为今天没有想看的电影(?),然而今天晚上要激情写作业orz
一天的好心情全被那个污染tag的家伙破坏了,希望别再来了:(
下章发糖预警(?)
♬‧*˚✧♬‧*˚✧♬‧*˚✧♬‧*˚✧♬‧*˚✧♬‧*˚✧♬‧*˚✧♬‧*˚✧♬
13

第二天清晨,阳光透过窗户洒满整个房间。张新杰昨夜梦里梦见第二天他早上辰时三刻才醒来,李轩竟丢下他一个人跑去上课了,他急忙穿好衣服往静心阁跑去,一到学堂众学生哄堂大笑,先生罚他在静心阁外站两个时辰,这又把下午的训练耽搁了,韩文清劈头盖脸地把他训了一顿,张新杰只得不停地道歉。

“唔,韩前辈对不起,对不起......”突然张新杰觉得呼吸不畅,像是被人捏住了鼻子,睁开双眼发现李轩的脸与自己也仅有一寸多的距离,吓得他一把把李轩从床上推了下去。

“诶呦新杰!你你你你干啥啊!见你一直说梦话我才想把你叫起来呢,诶呦摔死我了。”李轩一边揉着腰一边说。

“我?说梦话?”张新杰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李轩,问道:“现在,现在是什么时候?”

“还能是什么时候啊,卯时整!你昨天晚上梦见韩文清前辈了吧,啧啧啧,你在梦里干啥了,一个劲地给他道歉。”

“我,我也记不清了。”张新杰此时却是什么也记不清了,只模糊地记得韩文清一直在说教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体脱了力一样无法动弹。但张新杰觉得自己定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到底是忘了些什么呢......

“晨练!”张新杰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把坐在对面床铺穿鞋的李轩吓了一大跳。“啊?我还以为你和韩前辈约好了今天不跑了呢。”张新杰这边也顾不上回答他,三下五除二地穿好衣服匆忙洗漱完冲出了宿舍。

再说韩文清,昨天夜里躺倒床上后就辗转反侧始终睡不着,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个不停,也不知是怎么了,结果直到天蒙蒙亮才算睡着。早上林敬言起床时发现韩文清还在床上呼呼大睡,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诶,韩队,韩队,醒醒。你不是要和新杰一块去晨练吗?”

“嗯。新杰......新杰!”韩文清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脑袋差点和林敬言的下巴来个亲密接触。

“诶诶诶新杰可不在我这儿,话说你外套呢?”见韩文清布满血丝的双眼,林敬言也是吓了一跳。韩文清昨夜入睡时没有换衣服,一看时间不早了也顾不上洗漱,回了句外套借给张新杰了之后直接冲出去了。

刚一出门,两人差点撞在一块。

“韩前辈/新杰,对不起我来晚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额......昨天夜里是您把我带回来的吧,谢谢您了。”还是张新杰先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他向韩文清鞠了一躬,脑子里还全是昨夜梦里韩文清生气的模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你今天脸色不太好,要不就别跑了。咱们,走两圈?”韩文清见张新杰双眼无神,甚至还多出了淡淡的黑眼圈,心想不妙,这要是被张佳乐看见了指不定要被他数落一番。

果不其然,下午训练时张佳乐刚一见到张新杰精神涣散,六神无主的模样就问韩文清执勤的安排。

“额,昨天我安排的他值夜班......”话音未落,张佳乐便大声喊道:“啊?你让新杰值夜班?你不知道他不能熬夜的啊,我不是给你说过新杰从小就没熬过夜不能值夜班的?”韩文清心想,张新杰没来的时候你天天夸奖他,快把他夸成圣人了,什么时候提及他不能熬夜的事情了,但生起气来的张佳乐就算是他也不敢招惹,只得把错都揽到自己身上,改了值班的顺序。

这一插曲过后训练正常进行,今天正好轮到张佳乐带队张新杰值班,张佳乐冲着韩文清做了个鬼脸后带着张新杰走远了。林敬言端着茶笑着说:“哈哈,没想到你也有吃瘪的时候。张佳乐也是护弟心切嘛,对他来说张新杰可不就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你就多担待点呗。”

“我没生气,唉......”窝在屋里看兵书的韩文清叹了口气,无奈地看向窗外已经长满嫩叶的树枝。

“诶呦完了,今天话说重了,老韩得在他的黑名单上记上我这一笔咯。”巡逻时张佳乐小声说道,“可是我记得我老早之前就给他说过你要是来了队里千万不能给你安排夜班。你今天上课肯定得困得不行吧?”

“还好。可是哥,你要是很久之前给韩前辈说的他忘了也是无法避免的啊,你今天晚上给他道个歉吧,韩前辈又不是故意的。”张新杰回想起自己今天早上不停给坐在自己前面的同学“磕头”的事情就觉得心情复杂。

张佳乐挠了挠头,随口答应了下来。心里却想晚上吃饭的时候随便糊弄过去就好了,不过......

晚上吃饭的时候,张佳乐一边吸着米粉,一边说道:“那啥,老韩,今天下午我说的过了点,你别生气啊。”韩文清点了点头,说:“我没放在心上,就这样吧。对了,下个月初五学院组织去山上赏花,应该是学生自由行动,到时候咱们可能有任务要去新的巡逻范围,大家都做好准备。”

赏花?张新杰听完后,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