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韩张】共赴14

预警:
白虎韩x蝰蛇张
除韩张外无其他cp,喻张肖友情向,双张兄弟设定
新人咸鱼写文,文笔不好还请多多包涵
ooc,但正努力朝着还原人物的方向努力
中间有小刀,最后是he
连作者本人都不知道什么的paro,可能是个修真
不定期更新,我可能需要一个人来鞭策我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谢谢你的喜欢!
ps:以爆字数的一章作为日更的结尾,希望大家喜欢我发的这颗糖(其实有大半部分都在胡扯)之后共赴可能会小小地停更一段时间,寒假结束前可能有一篇京麻or北川,有时间的话会再来一发共赴,开学之后手机还没定数,可能会变成不稳定的周更,但是字数会上升√感谢你看我叨叨这么半天(结果又没有在十二点之前发出去)
本期出场人物:李轩,韩文清,张佳乐以及喻肖的酱油
♬‧*˚✧♬‧*˚✧♬‧*˚✧♬‧*˚✧♬‧*˚✧♬‧*˚✧♬‧*˚✧♬‧*˚✧♬
14

“赏花大会,朝圣学院众多学生活动之一。每年四月在朝圣山举行为期两天的踏青活动,意在培养学生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意识。”李轩躺在床上举着新生指南说道:“新杰你想好要买啥了吗?”

“嗯。”坐在桌子旁奋笔疾书的张新杰应了一声,落笔后把一份清单递给李轩:“麻烦你了。”

“小的得令!”李轩装模作样地双手接过后摊开一看,惊呼道:“嗬,张大公子你想干啥啊买这么多东西。”

“又不是不给你钱,我欠你一顿泡馍。”张新杰整理好笔墨后躺在床上,脑子里还在盘算赏花大会的事。李轩起身吹了灯说:“诶这可是你说的,我还要加三块镜糕。”

这些天韩文清,张佳乐和林敬言等一干前辈忙着审核前一阵子报名的预备队员,巡逻的任务就落在张新杰等“闲杂人等”了,三天的时间张新杰几乎转遍了整个学院,连学院守卫极其森严的“朝圣楼”和藏经阁都去转了一圈,整个学院的情况都了如指掌。这天张新杰不值班,在霸图楼里写着什么。这时张佳乐正好完成了审核的任务,进屋一看张新杰面前摊着学院的地图,地图上尽是红笔做的标记,一旁还有些写着密密麻麻小字的宣纸。他坐到张新杰对面问道:“新杰,写什么呢这么认真?”

“我在地图上标上这几天巡逻过的地点,再把详细的情况写在这上面,以后有新队员就可以照着这些情报先对学院的整体环境提前有个了解了。”张新杰放下笔,继续说:“不过有些地方我只去过一次,没有很详细地了解。”

“嘿,可以啊新杰,有当队长的风范啊!我看看有什么地方不全的......”张佳乐连忙坐了过来,两兄弟一说一写,很快就完成了对整个学院概况的梳理和统计。“不过,这几个地方的情报你还是收好吧,尤其是朝圣楼,千万不能给没有完全信任的人看,这都是学院的机密啊。”张佳乐欣赏着自家弟弟的大作,提醒道。

“放心吧哥,那这几份我就放在楼里吧。”说着张新杰拿着那几张纸想要放到霸图楼专门保管资料的房间里,却被张佳乐制止了。“你就自己收好吧,别给别人看就行。原来咱们楼里进过盗贼,把队员的档案还有一份机密文件都给偷了,幸亏老韩把那家伙抓住了,不然巡山队早就被学院解散了,快收好吧。”

张新杰应了一声,把纸折好收了起来,又把剩下的纸和地图整理好,跟着张佳乐一块出去把这些粘到巡山队的公告栏上。

“哥,只是粘纸而已,不需要这么多浆糊啊,多浪费啊。还是给我吧。”张新杰见张佳乐在地图上涂了厚厚一层浆糊连忙制止了他,张佳乐却一脸不屑:“我这不是怕你的大作被刮跑了吗,诶呦我得给这块板子加个棚子,万一下雨打湿了怎么办!诶呦,我得去找点木板......”说着,张佳乐一路小跑到楼里找木板了。

张新杰叹了口气,把地图上多余的浆糊均匀地分给其他纸张后把他们整齐的贴在了公告栏上。这时韩文清走了过来,问道:“新杰?干什么呢?”

“啊,韩前辈。审核已经完成了?”

“嗯,都差不多了,林敬言在统计今年新入队的名单,多亏了你,工作量减少了不少。嗯......这是学院的地图?”韩文清凑上前一看,纸上满是张新杰板正的字迹,写得全是关于学院的情报。

“是的,我把这几天巡逻时看到的情报都整理下来了,还有一部分是我哥告诉我的,主要是方便一些新入队的队员熟悉学院情况的。不过一些不方便写明的地方,我都没有写。”张新杰说到最后顿了顿,还是没有把实情告诉韩文清。

韩文清点了点头,把每张纸都仔细地检查过后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说道:“干的不错,这可省了我们好多功夫了。”这会张佳乐也从楼里慌慌张张地跑出来了,他大喊着:“新杰!我找到木板啦!”

知道张佳乐是想给公告栏加个顶棚的想法后,韩文清自告奋勇接过了制作顶棚的活,只不过......

“啧,这玩意怎么这么难弄......”晚上韩文清一个人在院子里和木板大眼瞪小眼,别说雏形了,压根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韩队,要不我帮你吧。”一旁看戏的林敬言实在是受不了韩文清那扰民一般的声音了,直接坐到韩文清旁边接过了工具,一番敲敲打打,半个时辰之后一个小棚子就做好了,林敬言说:“这个明天我再去楼里拿东西处理处理,。”林敬言站起身拍了拍韩文清的后背:“放心,兄弟懂你。”

韩文清心里怪不舒服的,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得盯着地面发呆,林敬言把棚子放好后见韩文清在发呆,就喊道:“韩大队长,你再不进屋今天晚上你就得抱着你那块宝贝板子睡觉咯!”

“林敬言你是不是和张佳乐待久了,最近很闲是吧?”韩文清站起身瞅了一眼被他插在屋外的那块巡山队宣传板,转身进了屋。

第二天一大早,李轩背上包袱和虚空院的一众前辈下山去了,张新杰一个人待在宿舍里无所事事,于是掏出信纸给家里写信。

这次的信写得比以往更长些,不仅有自己入学考成绩的汇报,还交代了加入巡山队等其他学院里的事,不过好多篇幅都花在向家里介绍自己那位有些严肃却又很照顾自己的韩前辈。信写完后,张新杰带上钥匙去广场的驿站寄信。回宿舍路上遇到了喻文州和肖时钦,一问才知道两人加入了学院好多南方学员组织的垂钓团,这周末正准备下山去城外一片湖水处垂钓。

“张公子可有兴趣与我们一同前往?”说道垂钓,张新杰倒也不是没有兴趣,但是他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去准备,就谢绝了两人的好意,独自上山了。

四月的朝圣山百花齐放,满山的桃花,一个个吐露着属于春天的芬芳,淡粉色的花瓣装点着整座大山。但张新杰此行的目的并非赏花,他快步爬到半山腰处,又往深处走去。只见一大片海棠正肆意地绽放着,空气都因为这盛开的花儿变得甜腻起来。不少蜜蜂蝴蝶被吸引过来,绕着花朵起舞。张新杰长舒一口气,从怀里掏出几张符纸贴在树干难以被人注意到的地方,又找了根树枝在地上画了几个法阵,用掉落的花瓣掩盖好之后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自言自语道:“大功告成了!”临走时,他施了个法术,把这一片海棠林掩盖了起来,在外人眼中就是一片长满杂草的草地。

做完这一切,张新杰又急匆匆地赶到霸图院,他知道韩文清这时候一定在自己训练。果不其然,韩文清正在场上练拳,他今天没有穿霸图的训练服,而是一身黑衣,腰间系了一条红色的腰带,随着他的动作,多余的带子随风飘舞,地上的落叶和落花都被他带起的气流吹了起来。一切都和张新杰初见韩文清一样。

“对不起,韩前辈,打扰您了。”只不过这次张新杰并没有站在原地,见韩文清收了势他便走上前搭话道。

“新杰?你怎么今天跑到这里了?”韩文清转过身问道。

“是这样的,后天赏花大会,那个,我想请您明天下午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如果您明天有别的安排的话,那我就......”张新杰话未说完,韩文清就打断了他:“我那天是上午执勤,下午没计划,明天中午你可以来山下找我,巡山队的大家明天下午会一块吃个饭,下午我陪你去。”

“谢谢韩前辈,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回宿舍的路上张新杰不自然地扬起了嘴角,心里越发期待赏花大会了。

周天的未时一刻,李轩背着一个大包袱回到了宿舍,张新杰正在温习一周的功课,见“大功臣”回来了,连忙上去帮他拿行李。

“诶呦新杰,别提了。这哪是去除灵啊,明明就是让我们帮着打扫了他家的屋子!那家根本没什么邪神作祟,分明就是他家小儿子调皮晚上到院子里装鬼弄神!气死我了!我们四个人为了施法把他们家打扫了一个遍。诶呦累死我了,你快看看有什么东西缺了。”

“辛苦你了。”张新杰打开包袱皮,里面是一坛上好的酒,一块黑色的长布,几根烟花,三本拳谱外加一本医书。“东西一样没少,谢谢你了李轩。我先出去一下,吃晚饭的时候你直接去食堂找我吧。”说完张新杰就背着这堆东西跑出去了。

“嘿,天天出去跑步还真把新杰练出来了啊,我要不要也坚持跑步啊......”李轩瘫在床上如是想着。

张新杰一路跑到昨天那片海棠林,背着这么多东西跑步着实是耗费了他不少体力,他解除了昨天的法术之后踏入林子,寻了一块平整的大石,把东西都摆在石头上,又检查了符纸和法阵的情况,又把林子隐藏起来,这才放心的离开。

晚饭时李轩见张新杰一直面带笑意,就问他怎么了,结果张新杰只是回答因为明天就是赏花大会了。李轩觉得张新杰绝对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但还是没有深究下去。这一夜,张新杰竟出奇地失眠了,脑袋里全是明天赏花大会的事,到了深夜才堪堪入眠。

第二天一大早,张新杰就和李轩前往朝圣山参加赏花大会了。今天韩文清有巡逻任务,他和张新杰提前约好今天不晨练。两人到达朝圣山后,张新杰带着李轩转遍了几乎整个朝圣山,但绕开了那片海棠林和一些普通学生无法进入的地方。但就他们走过的地方,就足以让李轩惊叹不已:“天啊新杰,巡山队原来可以走遍整个学院的吗!真好啊,早知道我就去你们巡山队了。”

“哈哈,你现在来也不迟啊,不过韩前辈审核的可是很严格呢,你要是过不了关......”

“诶诶诶打住打住!得了,我还是在虚空好好待着吧。不过这花可真好看啊,你家山上春天也这么漂亮吗?”两人边走边聊,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消磨掉了。

中午张新杰和李轩分别后便去了广场,和巡山队的其他队员一起去广场的一家面馆里吃了饭后,张新杰就和韩文清一起登上了朝圣山。

张新杰一路上心脏跳得飞快,手心不一会就全是汗水了。韩文清见他今天甚是沉默,就说道:“新杰,上次你给我的那个方子我吃完之后感觉好多了,感觉也不那么容易上火了。真是谢谢你了。”

“啊,没事,这点小事您不必和我客气的,学医术本身就是要去帮助别人的。”韩文清先打开了话匣子,缓和了这颇有些尴尬的气氛,不一会张新杰见快到海棠林了,从怀里掏出托李轩买的布条说道:“前面的路由我来带您走,这块布条麻烦您等我说摘掉后再摘。”说着,张新杰把布条围在韩文清眼前,眼前突然一黑让韩文清有些不适应,下意识地想去抓住些什么,张新杰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两人一前一后走向了那片海棠林。

“我们到了,韩前辈你先站在这里,我一会让你摘掉布条的时候你再摘。”说完张新杰松开了韩文清的手,解除了法术后站在法阵中央,捏了个法决后符纸开始发光,突然一阵风吹来,韩文清有些迷茫,这时张新杰的声音传来:“可以摘掉了,韩前辈。”他一把扯下布条,眼前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面前是一大片海棠林,刚才的一阵风把花瓣都吹了起来,张新杰站在法阵中央,念了段晦涩的咒语后他脚下的法阵开始发光,千万片花瓣都被集中到那里,待花瓣都散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块摆满了东西的巨石。张新杰则站在一旁,面带微笑地说:“韩前辈,多谢你之前巡逻时救了我,我给您准备了这几样东西,如果您不嫌弃的话......”

未等张新杰把话说完,韩文清冲上去一把把人揽入怀中,说道:“谢谢你。”

海棠花开得正旺,沁人心脾的芬芳充斥着这片小天地。张新杰被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他知道的,他的谢意一定传达到那人心底最深的地方了。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