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泉岚】Scarborough fair(一)

士兵泉x香料店店主岚
结合BGM:Scarborough fair食用更佳(大概)网易云可以搜索“Meldy:Scarborough fair/Canticle”是这首歌的原唱,和Sarah Brightman的风格不太一样,但是两首歌各有千秋,我都很喜欢
开放式结局!开放式结局!开放式结局!
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
(一)Parsley

是丰收的季节。

后山换上了五彩斑斓的新装,街道上铺满了或红或黄的落叶。不远处的金黄色麦田翻起阵阵麦浪,从山脚下的磨坊和面包房里飘来了面粉的香气。午后的天是万里无云的,太阳就像一颗闪亮的钻石散发着光芒,小镇的广场上有不少孩子在奔跑,欢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ryme.”

东边传来了美妙的歌声,声音是从街道尽头的香料店传来的,店铺门前是一罐罐研磨好的香料,店里还有许多装着香料的麻袋,从店里散发出香料特有的味道,和着歌声传到了街道的每一个角落。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She once a true love of mine.”

歌声的主人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紫罗兰色的眸子里充满了温柔,仿佛可以安抚整个浮躁的世界。他眉眼清秀,耳钉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他坐在店铺的前面,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

“嘿,鸣上!来袋罗勒叶和肉豆蔻。”客人的到来打断了他的歌声。他站起身,顺口回了句:“稍等哦。”便转身进屋称香料了。
鸟儿的叫声,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衬托出小镇的宁静,直到从西边小镇门口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军队来了!”

小镇的人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活,向西方看去,鸣上岚也不例外。只见一支队伍骑着高头大马向镇子走来。人们害怕极了,扔下手里的东西躲进了自家的房子里,紧锁上门窗,有的连窗帘也不放过,来买香料的男子顾不上其他,连忙跑回家去了。鸣上岚也躲进了小店里面,偷偷看向西边。小鸟们停止了歌唱,整个镇子瞬间变得静悄悄的。

领头的军人见此情景,不由得摇了摇头,让跟在身后的副官拿出实现准备好的横幅,上面写到:

“皇家军队,前来守边。”

这个国家几年前刚刚平息了战火,居民对战争和军队仍抱有极大的恐惧与排斥,这也就不难解释小镇的居民为什么如此惧怕他们了。军人们纷纷换上了和善的表情,或笑着冲居民挥手,或抖动手中的横幅示意,只有一位银发的士兵既没有挥舞横幅也没有做出什么表示,只是坐在马匹上,板着一张脸目视前方,在一群“手舞足蹈”的士兵之间显得格外突兀。鸣上岚依旧站在门后偷看,正当他发现那名格格不入的士兵时,对方也转头看向他。那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有着高挺的鼻梁,微抿的嘴唇以及一双会说话的冰蓝色眼睛。银色卷发被打理得很好,身上整洁的军装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腰间的佩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在鸣上岚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看时,对方似乎也看到了鸣上岚,直到队伍离开了小镇都一直转头看向店里。

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混合了无奈与怜悯,却又掺杂着一点不同于二者的蔑视。明明表情是那么的默然,眼睛却表达出了复杂的心理。

“守边军来了!”

这样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大街小巷,人们从刚才紧张的状态变成欢呼雀跃的样子,刹那间街道上,酒馆里充满了对皇家军队的热议:

“瞧瞧他们的佩剑!国家可算想起这座小镇了!以后咱们的日子就不用提心吊胆啦。”

“可不是吗,以后的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偶有一两句怀疑或抱怨的话也被人们的赞美与畅想掩盖过去了,小镇处处洋溢着欢快的气氛。鸣上岚却没有参与其中,他草草地关了店铺,钻进了阁楼自己的被窝,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成了他的梦魇。

队伍终于抵达了后山一块还算平坦的平地,太阳已经西垂到地平线附近。天空变成了火红色,月亮已经悄悄地爬了上来。士兵们忙着支帐篷,点篝火,方才那位冷漠脸的士兵坐在地上,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篝火。傍晚的秋天多少有一些凉意,远处的小镇灯火通明,是与山上的清冷完全不同的景色。突然,一只手搭了过来:

“嘿濑名泉,想什么呢?”

濑名泉拍掉来者的手,没好气地说道:“发呆而已,你来干什么?”

“哈,要是没事谁来找你这么个性格恶劣的家伙啊。”来者双手抱胸反驳道。“队长叫你去找他哦,没准是因为你偷懒要惩罚你呢哈哈。”

濑名泉没接话,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朝队长的帐篷走去。

“什么脾气啊,经历过战争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吗?没有队长的帮助你就得在医院里当一辈子废物。”那人见濑名泉走远了,小声抱怨着。

“队长,请问叫我来有什么吩咐?”濑名泉冲队长行了一个军礼,队长背对着他站着,说道:“濑名,我知道你过去经历过很多战斗,战争的创伤短时间很难抹去,这我非常理解。”队长转过身来,双手撑在桌子上,眼神犀利地盯着濑名泉:“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抓紧走出那块阴影,战争已经结束了,越快忘记才能越早迎接崭新的生活。而这里就是你新生活的起步。你是个聪明人,关于我们此行的目的和对待民众态度这一点我想我不必多说,你好自为之,我不希望因为你导致我们的任务失败。”说完队长向濑名泉走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今天晚上清点一下物资,明天去镇上买些生活用品,顺便打听一下镇上居民对军队的看法。”

“是,队长。”

这晚的月亮很亮,一轮孤月悬挂在如墨的天空中,清冷的光让整片森林显得更加静谧。濑名泉刚清点完物资,此时的他正躺在帐篷里辗转反侧。自从战争结束后,每当他一闭上眼睛,火光、哭喊声、求救声、断壁残垣和血肉模糊的尸体便不停地在他的眼前浮现,好不容易挨过去这些令人作呕的回忆,梦境里又常常出现那些葬身沙场的同伴的身影,有时甚至会从梦中惊醒。今天也不例外,正当他准备吃安眠药驱散这些回忆时,一双紫色的眼睛突兀地出现在脑海中。那是他不曾见过的纯粹眼神,就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将感情全部埋藏在湖底,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却暗流涌动。他似乎能看到其中暗藏的慌张,但更多的仍是平静,叫人生畏的平静。

这一夜濑名泉的梦里没有战场,也没有死去的同伴,只有很久很久以前听过的一首歌: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