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泉岚】Scarborough fair(三)

(三)Rosemary

“你要担任采购员?”队长放下手中的烟斗,惊讶地看着濑名泉。对于这个心理受过极大创伤的下属,队长的心情也是五味杂陈。平日里濑名泉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和队里的人也从来不亲近,对各种任务谈不上用心却每次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这样一个“看破一切”的人今天居然主动找自己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是的,队长。我之前对镇子有一定的了解,我去打探消息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如果可以的话我还可以去和镇长谈判关于巡逻的事情。”濑名泉目光坚定,没有一丝犹豫。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要主动申请任务呢?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不想辜负昨天临走前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的主人罢了。

队长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没问题,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完成这个任务。正好今天你就和我一起去找镇长谈判吧。”

“是,队长。”

小镇今天依旧是一派繁荣的景象,队长和镇长的谈判似乎进行的很顺利。濑名泉站在屋子外面抬头望天,今天空中飘着厚重的云朵,云朵的样子各不相同,其中有一大片云朵像极了两支军队在对战,风轻轻拂过,右边的军队似乎占得了先机,左边的军队溃不成军,化作几片稀薄的云向东方飘去。

“今天的云彩很好看呢。”鸣上岚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在身边,濑名泉被他吓了一跳,扭头没好气地问道:

“鸣君你要做什么?你这样会吓到别人的你知道吗?真是,超烦的。”

“诶,泉酱你也会害怕的吗?哈哈人家还以为你会发现人家的哦。”鸣上岚笑着说道。金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今天的鸣上岚换了一副耳钉,小小的银花反射着日光。“那么泉酱是来做什么的呢?”

“陪队长来办公的罢了,顺便一会去镇上逛逛。”濑名泉看向鸣上岚,“你不好好地看店来这里干什么?”

“人家难道就需要把全部精力都放到打理店铺上吗?偶尔还是要干些副业的。”正当鸣上岚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队长和镇长从屋子里出来了。

“哦鸣上!你来的正好,快点带这两位贵客去镇子上逛逛,他们以后每天都会派军人来巡逻维护治安,咱们要有好日子过了!”镇长的神情十分激动,鸣上岚看了他一眼,答应后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那么二位就请跟我来吧。”

“队长,镇子的情况就由我来负责吧。马上就要中,您可以先回营地休息一下。”走到一半,太阳已经高高悬挂在空中,秋日正午的阳光依旧毒辣,三人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

“啊,那就麻烦你了濑名。”队长用手擦去头上的汗水,向反方向走去了。

“你的上司看上去对你很信任呢。”鸣上岚钻进一旁的树荫里,示意濑名泉过去。濑名泉靠在树上,享受树荫下的凉爽。

“还好吧,我们是在战地医院认识的。后来他把我带到了皇家守卫军里,信不信任我难说,至少我们之间关系还不错。”

“那么,泉酱你是为了和人家独处一会才把他支开的吗?”鸣上岚凑了过来,常年在香料店沾染上的香气钻进濑名泉的鼻腔里,是比皇都贵妇身上香水味更好闻的味道。“我怎么可能为了你去支开队长?我只是觉得他很碍事罢了。”

“哇,泉酱真是不坦率。”鸣上岚走到濑名泉面前,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两人的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濑名泉可以在鸣上岚的眼睛里看到属于自己的倒影。他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脏,却于事无补。“如果人家要让泉酱每天都来镇上陪人家,你会不会答应呢?”

会不会答应?应该问他会不会拒绝吧 濑名泉不知如何作答,作为军人他不可能有那么多空闲时间来镇上陪鸣上岚闲逛,但是今天早上自己和队长申请的采购员又是为了什么呢?他是个矛盾的人,从以前参加战争开始就是如此。他既想要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又不想伤害对方。既想要杀死全部的敌人,又在每次把长剑刺入对方身体时感受到千钧的罪恶感。

“啊,如果你用一生来感谢我的话我没准会考虑考虑。”

明明不想这么说的。可是到嘴边的话还是变成了玫瑰茎上的刺。

“好呀。”鸣上岚拉起濑名泉的手,继续说道:“那泉酱也要一辈子陪人家哦。”

正午的小镇格外静谧,多数人都窝在家里午睡,整个小镇只有鸣上岚和濑名泉两个人在行走。两人走到镇外的一片草地,鸣上岚躺在地上观察天上的白云,濑名泉也在他的身边躺下。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天,直到濑名泉撑起身子,在鸣上岚的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一吻。

时间过得很快,小镇的第一场雪很快就降临了。人们纷纷换上了冬装,军队也钻进了早已建造好的砖房里。濑名泉依旧从事着采购员的工作,每天都要去鸣上岚的香料店坐上一坐。

直到有一天,队长严肃地对他说:

“前线来信了,濑名。”

“我们要走了。”
☆*☆*☆*☆*☆*☆*☆*☆*☆
TBC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