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泉岚】Scarborough fair(四)

预警:
是本篇的最终章!这篇文构思了很久,刚听到这首歌就想以歌词为背景创作一篇同人,然而文中好像并没有什么与歌词相似的情节orz而且之前的第一篇也忘记打“开放式结局”的预警了(现在已经加上了!),我真是个罪人(*꒦ິ⌓꒦ີ)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不喜欢这个结局......但在我看来这个结局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如果有意见和建议欢迎在下方评论!感谢您的观看(写的和结束语一样啊喂)
☆*☆*☆*☆*☆*☆*☆*☆*☆
(四)Thyme

“队长,您,您说什么?”濑名泉难以置信地盯着队长。

“我是说,我们要走了。”队长把手中的信递给濑名泉,点燃了手中的烟。

“总部判断失误,敌军将从东部入境。”濑名泉一字一句地把信念了出来。“您要逃走?!”濑名泉下意识压低了声音:“您疯了?国家怎么办?边境怎么办?镇民怎么办?”

“濑名!现实点吧!”队长揪住了濑名泉的领子,烟味钻进了濑名泉的鼻腔,让他颇有些不爽。“只凭我们的兵力与对方交战就是以卵击石!”

“可我们是军人!我们有义务保护这些镇民!”濑名泉倒也不示弱,队长恶狠狠地说道:“濑名泉,你给我听好了,我们要走!必须走!你忘了临走前将军对我们说的话了吗?”

濑名泉的记忆力一向很好,他记得临行前将军对他们说的话:

“避免战斗,活着回来。”

他是笑着说的。

避免战斗,总部误判,将军的微笑,一切似乎都说得通了。濑名泉沉默了,现在的他,没资格与队长谈论什么军人精神。

“濑名,你果然是个聪明人。”队长放开了濑名泉的领子,背过身去继续说道:“去站好属于你的最后一班岗吧,切忌暴露我们的计划。晚上八点准时出发。”

濑名泉一脸阴沉地走了出来,其他的军人都幸灾乐祸地盯着他。此时的他倒也没什么心情去和他们顶嘴,他满脑子都是刚才队长说的话。
聪明人?他濑名泉明明是世界上最傻的人,但凡他在临走之前多考虑一下,就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他们来了,他们带着谎言和欺骗来了。可是镇民却用最纯粹的真诚招待他们。他见过少年朝气蓬勃的眼睛,见过中年人充满疲惫的眼睛,还见过战场上求饶的敌人的眼睛。但这里的居民和他们都不一样,他们的眼睛里只有纯粹的真挚,喜悦和感激,那是人在被长时间抛弃之后重新获得别人关心之后的才会有的,感动的眼睛。

他们要走了,他们要带着谎言和欺骗还有镇民的信任逃跑了。镇民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他们天真地相信真的会有皇家军队来保护他们!敌军到达这里之后,这里会不会变成和自己梦境里一样的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战场呢?

鸣君又该怎么办呢?

濑名泉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他拼命地暗示自己,他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了,没必要再拿之前的规则约束自己,他需要做的只有服从命令。他一步步向小镇走去,满眼泪光。

小镇依旧是一派祥和的样子,熟悉的香味钻进鼻腔,面前是鸣上岚的香料店。天气转冷,辣椒和胡椒销量增加,今天正好是鸣上岚进货的日子。濑名泉见他一个人搬麻袋有些力不从心,连忙上前帮忙。

“谢啦泉酱。”鸣上岚递过来一杯红茶,“今天比以前来得晚一些呢。”

“啊,队长找我有点事情交代。”濑名泉盯着杯中的茶水,茶叶在水中上下翻飞,像极了水中畅游的鱼儿。“鸣君,现在有时间吗?”

两人再次来到那片草地,冬天的草地没有柔软的青草,濑名泉也不嫌弃光秃秃的土地,直接躺倒在地面上,鸣上岚也躺在他身边。

“鸣君,如果有一天我任务结束了要回国都,你怎么办?”濑名泉扭过头去看向鸣上岚,对方紫罗兰色的眼睛里充满了不解。“当然是和泉酱待在一起咯。”

“如果我不能带你走呢?”鸣上岚没有接话,两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一阵北风吹过树上仅存的几片干枯的叶子也飘落了。鸣上岚只穿了一件薄毛衣,被吹得打了个寒战。“怎么不多穿点?”濑名泉见他冷的厉害,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鸣上岚身上。

“这可是我昨天刚洗的,不要弄脏了。”濑名泉坐起身来,继续说道:“算了,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吧。”

“我不会离开你的。”

你真是个混蛋,濑名泉。濑名泉如是想着。你骗了自己喜欢的人!你骗他你会陪他一辈子,实际上你今天晚上就要当逃兵把他丢在这个随时有可能毁灭的镇子上!

“人家知道的,泉酱不会扔下人家的。”鸣上岚冲他一笑,金黄色的头发随风摆动,今天鸣上岚的耳钉是两片雪花。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说话,我问你你的板子上是不是写的斯卡波罗集市的歌词吗?”濑名泉握住鸣上岚的手:“能陪我唱一次这首歌吗?”

“当然啦。”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Then she`ll be a ture love of mine
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Then she`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Then she`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两个人的歌声与北风一起,传遍了整个草地。太阳缓缓地落下了,夜晚要来了。

濑名泉回到营地时,所有人都已经整装待发。队长站在最前面,看到濑名泉来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我们出发!”

冬天的夜空是那样的深邃,墨色的天空中月亮高悬其中,隐约间可以看到北斗七星的影子。濑名泉走在队伍的最后,他低着头,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鸣上岚关上店铺,早早地钻进了自己暖和的被窝。然而温暖的被子并没有让他产生半点睡意。

濑名泉在骗他。

今天的濑名泉格外的不正常,鸣上岚有预感他一定是在瞒着自己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越想心里越难受,鸣上岚索性换上大衣向濑名泉他们的营地跑去。

“抱歉,我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你们不用等我。”濑名泉找了个借口走近了附近的树林。“哈,说得和我们会等他似的。”其他士兵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正当濑名泉也准备跑回小镇时,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鸣君?!你来作什么!你疯了吗?”

“啪。”一记耳光结结实实地打在濑名泉脸上,“濑名泉,你骗我。”鸣上岚语气平淡地说道。这是濑名泉第一次见鸣上岚生气,亦或是不满。他的眉头紧锁,眼睛里是气愤和悲伤。濑名泉又何尝不想告诉他实情?可他做不到,他是个懦夫,彻头彻尾的懦夫。

“抱歉,鸣君。我......”事到如今,濑名泉只好把事情的全部真相告诉了鸣上岚。鸣上岚认真地听完了,没有说一句话,良久才问道:

“那你要回去叫大家吗?”

“当然。”濑名泉边说边脱下自己的军装,漏出里面单薄的衬衣。“你换上我的衣服抓紧跟他们走,把这个帽子戴上他们就发现不了你了,我去把镇民叫出来,我们到时候在国都......”

“人家不要。”濑名泉话未说完就被鸣上岚打断了。“人家要和你一块回去。”方才鸣上岚眼中的愤怒和哀伤已经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坚定,是不可动摇的信念。

“你,你疯了?”濑名泉不可置信地看着鸣上岚,然而对方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反正什么到国都汇合也都是你的假话吧,你向我保证过一辈子不离开我的。”

“你......算了。”濑名泉妥协了,并非是鸣上岚的话多么打击他,而是他从心底里渴望鸣上岚可以和他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死了我可不负责。”

“嗯。”鸣上岚点了点头,握住濑名泉的手向小镇方向跑去。濑名泉一愣,随即也握住了鸣上岚的手。月光为两人照亮了前行的路,不远处的边境散发着火红色的光芒。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End
☆*☆*☆*☆*☆*☆*☆*☆*☆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