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

陈年老粮,越啃越香
拯救冷圈,你我有责

【韩张】共赴15

预警:
白虎韩x蝰蛇张
除韩张外无其他cp,喻张肖友情向,双张兄弟设定
新人咸鱼写文,文笔不好还请多多包涵
ooc,但正努力朝着还原人物的方向努力
中间有小刀,最后是he
连作者本人都不知道什么的paro,可能是个修真
不定期更新,我可能需要一个人来鞭策我(一个学期没更新你还好意思说)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谢谢你的喜欢!
本期出场人物:李轩,林敬言
PS:看!我更新了(?)
♬‧*˚✧♬‧*˚✧♬‧*˚✧♬‧*˚✧♬‧*˚✧♬‧*˚✧♬‧*˚✧♬‧*˚✧♬
15
赏花大会过后,日子过得也就平淡了些。日出得越来越早,气温也逐渐升高,一切都在告诉世人:

夏天来了。

夏天来了,这意味着什么呢?炽热的骄阳,姑娘们的夏装,临近的学终测评......当然,也少不了蚊子一类的虫子的叨扰。夜里不知有多少人的美梦被那一阵阵聒噪的嗡嗡声搅了。

“嗡——嗡——”韩文清正在床上辗转反侧,令人生厌的虫鸣再次响起。他体质偏热,本就不喜夏天,再加上宿舍区临近树林,蚊虫更是喜欢往他房间里跑。这可苦了林敬言,每晚都被蚊虫蛰得满腿包。一虎一龙被这“夏夜梦魇”折腾的死去活来,却丁点办法也拿不出来。

“韩队,咱们找张佳乐要两盆驱蚊草吧。这样下去我早晚要被这群小虫子吸干了。”林敬言拿着蒲扇东一挥西一打的与蚊子鏖战,这边韩文清也不得闲,蚊子在他腿上咬了不少包,他只得不停地抓来缓解一下。

“啧,再留他们一晚上,明早去找张佳乐。”就这样,霸图院灭蚊小组正式成立了。

次日清晨,张佳乐起了个大早去照顾他那些娇贵的花草,刚一出门就看到满脸通红还带着些许怒气的韩林二人,吓得他以为自己昨天做了什么错事这两位神仙来找自己麻烦了,直接关上了大门。

“张佳乐,开门!”夏天本就让人心烦意乱,张佳乐这一关门更是让韩文清抑制不住心中的火气。

“你你你你,你们要干什么!谋财还是害命,给我一个痛快话!老韩我早就看出你对我家新杰图谋不轨了!你是不是要夺了我的命欺负我们家新杰!”张佳乐的联想能力着实令人折服,林敬言听完便在门口哈哈大笑起来,韩文清气的脸色也忽红忽白。

图谋不轨?要是新杰的话......

“韩前辈?林前辈?”正巧,张新杰穿着晨练的衣服从不远处走来了。原来韩文清本以为不会耽误太多时间,要了草药让林敬言拿回屋里好生养着自己就去和新杰一起晨跑,谁想到张佳乐一见到自己就躲进门后死活也不出来了。

“啊,新杰啊,来的正好,快把你哥叫出来,我俩找他有些要紧事。”林敬言仿佛见到救星般连忙上前说道。

“哥,你快出来,大早上的你干什么呢这是?。”张新杰虽半信半疑,但还是敲了敲张佳乐宿舍的门。

“新杰!”听见自家弟弟的声音,张佳乐一下子打开门冲了出来大喊道:“新杰!老韩他要谋财害命啊!”

在张新杰的“安抚”之下,张佳乐终于冷静下来听韩文清和林敬言解释了一大早黑着脸来找他的理由。

“也就是说,你俩被蚊子咬惨了来找我要草药?”张佳乐盯着两人脖子上,胳膊上的包,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老韩你怕蚊子的啊哈哈哈哈哈。”韩文清的脸色愈发不妙,张佳乐也就不做声了。

“不过,我可没种过什么驱蚊草,你知道的,这东西对我也没啥用处,我和新杰根本不会被蚊子咬到,我们认识的神族也仅限于队里的队员,根本不会想到要去种什么驱蚊草。不过我倒是能给你几颗芦荟回去养着,被咬了就掰下一块抹抹,总比你俩这样挠的满脸通红好。实在不行,你们去中草堂要呗。”前往食堂的路上,张佳乐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韩文清和林敬言也只能作罢,思考着之后怎么向王杰希开口。一旁的张新杰一直默不作声,心里却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张新杰急匆匆地跑去学校里的药铺抓药,又去杂货铺里买了两块布,回到宿舍便做起了针线活。这周正好没事的李轩坐在床上“手舞足蹈”地研究着剑谱,只见张新杰坐在桌前眉头紧皱,便下床凑到跟前一探究竟:

“哟,新杰,你还做上针线活了?看上哪家姑娘了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好帮你参谋参谋啊。”

“这是送给韩队和林前辈的香囊,你不要多想。”张新杰看了看手中初具雏形的香囊,心里满是喜悦。

窗外蝉声阵阵,这小生命为了这一个夏季,积攒了十几年的精力。它每时每刻都在歌唱,仿佛自己不歌唱这个夏天就多了份遗憾一样。毕竟对它来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这个多彩的世界了,聒噪些表达自己的激动又有何不可呢?

针线上下翻飞,张新杰的针线活做得是针脚平整图案清晰,比一些姑娘做的都干净利落些,不一会就绣好了两块布。一块底色为浅绿色,用深绿色的线绣出龙头的样子,周围还用白色的线缝了几朵祥云。另一块红色打底,银灰色线勾勒出一只栩栩如生的虎头,角上绣有一个“韩”字。

捣碎草药封入香囊中,最后穿上绳子收口。一旁啃着水果看戏的李轩不禁咋舌道:“新杰,就你这手针线活,你要是个大姑娘绝对能嫁个好人家。

“你再胡说我就把你枕头下的东西烧了。”张新杰整理了一下香囊形状,抬头看向李轩,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

一想到自己枕头底下的“宝藏”马上就要被自己的室友施以火刑,李轩连忙跳到床上掩护自己的枕头:“新,新杰!你你你你居然翻我枕头?!我告诉你这可是我的身家性命,你不许动她们一根毫毛!”

“我可没翻你枕头,我就这么一说你自己暴露了还能怪我?”说罢张新杰自己咯咯笑了起来。李轩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摆了一道。

“张新杰!”地区壹排壹栋传出李轩″杀猪″般的叫声。

远离张新杰,从我做起。李轩如是说道。

第二天晨练,张新杰把两个香囊递给韩文清:“韩前辈,前几天看您和林前辈被蚊虫扰的心烦,就自己做了两个驱蚊香囊。做的比较粗糙,还请您见谅。”

“这帮了我们大忙了,多谢。”韩文清收下了香囊,药草的味道很淡,却让人有种沁人心脾的香气。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还有前几天兄长实在是太失礼了......”

“诶不用,大家都是同学,他平时就这个样我们都知道。不过他这么跳脱的一个人却又你这么个认真严谨的弟弟,真不知道谁才是弟弟了。”

据说张佳乐事后知道此事后扬言要和韩文清在操场上干一架,只不过这个架究竟干没干那就是后话了。

晚上韩文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看手里的小香囊,一旁捣鼓暗器的林敬言见他这般魂不守舍的样子,便走上前来伸手在韩文清眼前晃了晃:

“韩队,大家都是兄弟我也就有话直说了。”

“你,是不是对新杰有意思?”

tbc

评论(1)

热度(15)